娱乐圈最神秘贵妇:拒绝刘德华,将丈夫捧成巨星,她到底有多传奇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1-01-13 09:35

  

1979年。

张宇还不叫张宇,而叫张博翔。

十一郎还不是十一郎,而是萧慧文。

两人相遇时,才12岁。

他是学校里鼎鼎有名的才子,会弹钢琴,嗓音浑然天成。

她是班上知书达理,乖顺大方的学习委员。

闷头读书,偏爱写作。

诺大的校园里,他遇上了她。

算不上惊鸿一瞥。

但张宇见到萧慧文的第一眼,便被她深深吸引。

他找准机会,在她面前大放异彩。

某天,他深情地弹着钢琴,沉醉其中。

萧慧文见了,却扭头就走。

那时,她心里暗暗想着:

“这个人还真是蛮讨厌的。看那个样子,也很丑。”

她不爱他的张扬不羁。

他却偏爱她的温婉纤柔。

有一次的周末,十一郎约同学来家里练琴。

当她打开门,却是张宇。

他眼神闪烁,不知所措。

她也懵懵的,不知该如何面对。

因为在那之前,他们连一句话都没说过。

“怎么是你?”

张宇顿了顿,紧张地说:

“那个同学临时有事,叫我来赴约。”

“好,请进吧。”

张宇一进门,就看到了一架钢琴。

他有备而来,便问了句:“我可以弹首歌给你听吗?”

那天,张宇弹了首罗大佑的《小妹》。

边弹边唱,举止间满是魅力。

每每唱到那句:

“该去的会去,

该来的会来,

命运不能更改。”

张宇总会偷偷望向萧慧文。

那一刻,女孩对张宇的印象完全改观了。

由于萧慧文平时很少听流行音乐。

在听到张宇唱歌时,一度误以为那些词都是他本人写的。

崇拜之心油然而生。

不久后,张宇开始玩乐队,还写下了自己的第一首歌《白鸽》。

萧慧文对写词也有着浓厚的兴趣。

他们走得越来越近。

常常在一起写歌,谱曲。

17岁那年,他们正式相恋。

张宇还给萧慧文取下笔名——十一郎。

她问他:“为什么叫我十一郎?”

张宇笑了笑。

“因为我知道,你喜欢狄龙演的萧十一郎。”

1986年,张宇和十一郎都考上了大学。

只是,十一郎留在了台北。

张宇考到了台中。

161公里的爱恋,就此展开。

临走前,十一郎娇宠地说:

“你要给我来电话哦,每天都要。”

张宇牵着十一郎的手,满眼宠溺地点头。

那是张宇第一次离开家。

也是他第一次去接触外面的世界。

曾经,一亩三分地。

十一郎一回头,就能见到张宇。

如今,两人异地,十一郎夜夜都在电话亭等候着。

一开始,张宇常常打电话给她,聊着大学里的所见所闻。

可渐渐的,十一郎却听出了张宇声音的不对劲。

她问他:“你最近怎么了,不开心吗?”

张宇只是沉默。

后来,十一郎越问,张宇越不愿回答。

“我没事,没事,真的没事。”

火药味瞬间在彼此心里燃起。

十一郎心里满是委屈。

“我只是要你给我每天一个电话而已,有那么难吗?”

可对张宇来说,每天的电话都成了负担,像是必须完成的作业。

他忍不住爆发,也袒露了实情:

“我交了新的女朋友。我们分手吧。”

或许,不爱的时候,才会觉得对方的关心,是一种负担吧。

十一郎没有挽留,默默挂断了电话。

那一刻,张宇如释重负。

他似乎成了只自由不羁的小鸟,准备拥抱新的天空。

在社团里,在大大小小的活动上,张宇风头尽出。

他遇见了新的女孩。

也不用再忍受异地相思之苦。

可没过多久,张宇心里总像缺了点什么。

开心过后,总是一阵空落落。

某天,他拨通了十一郎的电话。

刚刚响起,就被接了起来。

熟悉的声音,让张宇内心的空缺瞬间被填满。

他忍不住跑回了台北,去见十一郎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分手一周,十一郎暴瘦了10公斤。

站在张宇面前的女孩,憔悴不堪。

愧疚与自责鞭打着他。

十一郎没有斥责张宇,而是写下一首《雨一直下》。

歌词里,她写道:

“为何当初那么傻,还一心想要嫁给他。”

“舍不舍得都断了吧,那是从来都没有后路的悬崖。”

一字一句,犹如针铁戳心。

对那时的十一郎来说,爱情比天还要大。

张宇提出复合,她便毫不犹豫答应。

可是,异地恋还在折磨着他们。

爱得越深,折磨越痛。

十一郎天性敏感脆弱,安全感缺乏。

张宇对花花世界流连忘返。

分分合合数次。

每一次张宇回头,十一郎都在一旁痴痴等候。

回忆起那段岁月,张宇坦率地说:

“我认识很多女生,但只有十一郎会让我回头。”

可到底是情深者最痛。

张宇的回头是岸,于十一郎而言,都是“残酷的温柔”。

分一次,她的心就如刀割般痛。

也正是这种折磨的感情,让她写下一首又一首苦情歌。

或许,她就是感情的囚鸟。

“和寂寞交换着悲伤的心事,对爱无计可施。”

直到最后一次,十一郎很严肃地对张宇说:

“这次复合后,就不可以再分手了。如果再分手,我就没法活下去了。”

张宇终于狠狠点头。

张宇嗓音独特,学校附近餐厅的老板都邀他去驻唱。

白天上学,凌晨时,张宇就去包场唱歌。

那时的他,性格激烈,桀骜不驯。

观众点歌,一旦他自己不喜欢,就会直接拒绝。

某次,一个穿着皮衣戴墨镜的大哥向他点歌。

张宇听了歌名后,当场就拒绝了。

这一拒,却为他招来了灾祸。

凌晨下班后,他骑车回家。

在路上,遭到一群人围攻。

张宇抬头一看,正是那晚被自己拒绝的男人。

还没等他说话,张宇就被重重打倒在了地上。

为了保命,他不停道歉。

可后背还是被混混用烟头烫伤了。

那段时间,他无法骑车上学,也不敢跟十一郎说。

但他开始厌恶去餐厅驻唱。

十一郎听出了端倪。

电话里的不断追问,她才得知了此事。

“不如你去台北的民歌餐厅驻唱吧。”

就这样,张宇在十一郎的鼓励下,重新开始了驻唱生涯。

就在那时,张宇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拐点。

在台北的民歌餐厅里,张宇见到了袁惟仁、莫凡、游鸿明等人。

袁惟仁听到张宇的歌声后,大吃一惊。

连连夸赞:“他的声音,真的太特别了,太有价值了。”

他二话不说,就推荐给了自己的老板蔡宗政。

“你一定要去听一下他唱歌。不然你就会错过一个未来的巨星。”

听到袁惟仁的话,蔡宗政好奇前往餐厅。

结果,正好碰上张宇感冒。

演出现场,他频频出错,唱歌跑音。

蔡宗政愤然离场,大骂了袁惟仁一顿。

张宇满是歉意。

袁惟仁倒没放弃,费尽心思,又把自己的老板请了来。

那一次,蔡宗政听完张宇唱歌,就决定为他量声打造一张专辑。

张宇信心倍增,贷款买下二十多万一台的音乐设备,准备创作歌曲。

十一郎全力支持。

两人生活拮据。骑着一辆旧摩托,却乐在其中。

1993年4月。

张宇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首张专辑《走路有风》。

可发行后,销量惨淡。

没有公司再敢接受张宇的歌了。

那时,他跌入谷底。

这对张宇来说,打击太大了。

每天回到家里,他都是愁眉苦脸。

他不想说话。

不想唱歌。

觉得自己一无是处。

睡觉时,张宇的眼角都带着泪痕。

十一郎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。

在这种情绪里,她写下一些词:

“你的唇美丽中有疲惫。”

“你的脸有几分憔悴。”

“你的眼有残留的泪。”

张宇醒来后,看到这些词,立刻将它谱成了曲。

而这首歌,便成了后来他的成名作——《用心良苦》。

这首歌,让张宇火遍大江南北。

十一郎写词,也在行业内出了名。

连刘德华都来找她写,她都断然拒绝了。

众人皆知,十一郎一心只想给张宇写歌。

可就在两人的事业蒸蒸日上时,张宇再次遇到了瓶颈。

张宇从小生活在一个悲情的家庭中。

父亲好赌,母亲软弱无力。

当张宇成名后,债主们竟找到他来还债。

一堆壮汉,凶神恶煞,找到了张宇工作的地方。

字据欠条,张宇无法推责。

十一郎作为女友,也深受其害。

一而再再而三的催债电话,让十一郎很崩溃。

她问张宇:“这样下去,到底该怎么办?”

张宇已然心急如焚。

虽然当时他们两人的经济条件还能支撑债务。

可完全没办法存钱。

十一郎开始对张宇和自己的未来感到迟疑。

那时,他们还未结婚。

十一郎却要拿出自己的稿费给张宇还债。

张宇工作繁忙。

十一郎就成了那个直面债主的人。

无奈之下,十一郎找到自己的父亲哭诉。

父亲并没有给她解决方案。

而是问了女儿几个问题:

“你还爱不爱这个男人?”

十一郎说:“爱。”

“那你觉得跟他在一起,以后会不会有未来?”

十一郎笃定地答:“会。”

“那你也什么都不必抱怨了。

这个钱你应该还,和他把责任一起扛起来。”

父亲一语,惊醒十一郎。

是啊。

如若要成为夫妻,那便是要经历“患难与共”。

那一次后,他们变得更加珍惜对方。

张宇看到了十一郎的付出。

十一郎也知道自己已经爱到走火入魔。

1997年,张宇向十一郎求婚了。

那一年,他们都是31岁。

那一年,他们结束了13年的爱情长跑。

这个决定,两人做得很仓促。

没有邀请亲朋,没有大摆宴席,更没有华丽奢侈的礼车。

对彼此来说。

相爱多年,终成眷属,或许已经是最珍贵了。

随后,张宇在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上,牵着妻子,走到了大众的面前。

“她就是十一郎。”

台下欢呼雀跃。

十一郎哽咽了。

从台下走到台前。

这一刻,她等了13年。

十一郎,为张宇前前后后写下了150余首歌曲。

每一首,都是耳熟能详的金曲。

《一言难尽》《趁早》《伞下》......

大家都称张宇是“苦情歌王”。

直到十一郎走上台的那刻,

大家才发现,

真正的“苦情人”是十一郎。

她情感细腻。

多年来,她都是在背后支撑着张宇向前走的人。

张宇事业忙碌,她就在家等他。

有时很久不见。

十一郎会因为过度思念,而偷偷掉泪。

有时,她一个人去菜场买菜。

看到有些女人和丈夫一起挑鱼,十一郎也会忍不住泪湿衣襟。

她想要陪伴。

可对作为明星的张宇来说,这是种奢侈。

她敏感,脆弱。

在2000年时,张宇办演唱会十分忙碌。

他们没有时间沟通。

张宇回到家,就睡了。

十一郎的情绪无处发泄,只能自己闷着。

张宇看到了十一郎的痛苦。

在心里,他默默想着:

“既然你跟我在一起这么痛苦,我放你一马,放你自由好了,我们离婚好了。”

图片来源:新浪聊天室访谈

这种念头藏在他的心里。

可他没说。

因为不舍得。

这些年,他们常常都在处理这种细碎的情绪。

为挤牙膏的事情吵架。

为开车的事情吵架。

总之,是一些鸡毛蒜皮的,无伤大雅的细节。

可,似乎在这种生活的磨合里。

十一郎和张宇,早已不能分离。

图片来源:微博

如今,他们已结婚23年。

微博上,到处是他们的狗粮。

张宇出远门工作,十一郎必定会表达自己的想念。

两人甚至到现在,还会煲电话粥。

不在彼此身边的时候,十一郎都会分享自己正在做的事情。

张宇也总会一一回应。

每年的生日,他们都为对方准备贴心礼物。

还有一段长情告白。

她温柔地唤他一声“爷”。

他还是一如既往唤她“十一郎”。

他们相遇在微时,相爱在青春,相知在暮年。

值得一提的是。

不管在什么采访里,只要有十一郎。

张宇总是会很认真的听她讲话。

曾经在一次电话采访中,有人问十一郎,为何对张宇死心塌地。

她想了想,说:

“他是我认识的这么多人里面,对我最好的一个。”

“如果有一碗粥,他是整碗都会给我的。”

张宇听后,打趣着说道:

“好啦,好啦,快回去煮饭。”

为何大家都说“最懂男人十一郎”?

我想,大概是因为,十一郎最懂张宇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
Powered by 天水市重虹电子企业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